天降正义(●—●)

【CP内详】迦勒底大学二三事【老师实装贺文?

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奥兹曼迪亚斯x齐格飞、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旧剑x梅林、咕哒子x学妹


前言和人物介绍这里→点我_(:з」∠)_


祝贺老师实装!!!【说好的五月份呢mmp这还没到呢!!!!


虽然心情不好但也要写甜文!!!祝格外掉牙!【不是


赞美孩子他妈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图萌哭我了!!!








迦勒底大学二三事






01.


    亚瑟被工会里那群猪队友气得摔耳机的时候,奥兹曼迪亚斯像个鬼一样飘进寝室。


    从床上探头往下看了看,亚瑟扯了扯嘴角,抱着那么一丢丢幸灾乐祸的阴暗心理,假惺惺作关心状:“怎么样奥兹曼,约到了吗?你家垂耳兔学长。”


    后者抬头看他,那张帅气的脸上全是放空。


    于是亚瑟满意地耸肩——开什么玩笑,自己引以为傲的大不列颠绅士风度都帮不了室友约到心仪的人,其他方法就更别说了——然后奥兹曼迪亚斯下一句话差点让亚瑟把鼠标也摔了。


    “没,我约到了……”




02.


    “……你怎么约到的?!!!”


    “就……直说的啊,然后学长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亚瑟你说他会不会早就喜欢我?!”


    “醒醒啊大兄dei,这才7点……天还没黑。”


    “我不!我没做梦我很清醒!!”




03.


    大概亚瑟从来没这么恨过迦勒底大学壕气冲天的双人寝室,要是再多两个人,这家伙大概不会激动到……这特么都十点了还在那里蹦跶。


    ……不,考虑到某人的性格,如果真的是四人寝室,他可能会激动更久。


    金发碧眼王子模板的潘德拉贡家大儿子释然,操纵自己的游戏人物在主城区缩成个团子状:要是安布罗修斯教授答应和自己吃个饭,估计自己也不比室友好到哪里去。


    明明不缺钱,为了和喜欢的教授待在一个地方去打工,两年了,没有任何进展——再看看眉飞色舞的室友,亚瑟无比想要嚎啕:这世界上还有人比自己更惨的吗?!




04.


    看了看台灯上的自带时钟,迦勒底生命科学系教授愣了愣,不自觉地皱起眉来:虽然说是明天研究报告就要交了……又,不小心就弄到十一点了啊。


    点击保存的时候,书房的门响了两声,门外的人似乎怕打搅了他,只响了两下就没了动静。


    然而这不大的敲门声却惊得喀戎差点跳起来,踩着拖鞋开门时险些被落地台灯的电线绊倒,门外,果然是穿着挖煤猫睡衣的人端着托盘站在门口,长长的黑发散发着洗发水的草药香气,托盘上蓝色花纹的杯子里装着掺了牛奶的红茶,浇上了蜂蜜的烤薄饼散发着诱人香气躺在和杯子同款的小瓷盘中,微微睁大眼睛的样子似乎有些惊讶。


    看到喀戎有些狼狈的样子,惊讶过后,黑发的男人弯着嘴角笑起来,蜂蜜色的眼睛像只狡黠的猫一样微微眯着:“饿了没?”




05.


    “明天早上有课,我大概没空给你做早饭了,不过刚才在店里做了牛奶布丁,晚饭之后烤了点欧包,冰箱里还有鸡肉沙拉,你明天早饭肯定没问题……那中午呢?我给你送过来?”


    随意坐在桌上的男人扳着手指,一样一样数着冰箱里的东西,似乎因为早上有工作的事情而在伤脑筋,他宽大的睡袍袖子里露出小半截莹白的手腕来,帕拉塞尔苏斯的声音极有特点,仿佛用层层滤网过筛之后手动打发的奶油,带着雪一样的白色,蓬松,柔软,温和而又低沉。


    默默咬着一块加了紫薯汁液用以添色的烤薄饼,舌尖带着甜蜜却不腻人的甜味,喀戎知道这是这个人喜欢做的事情,爱好神秘学神秘水火地风以及传说中的以太,以至于总是喜欢做这些颜色的食物——而常年名列校内“最想嫁的教授”榜首的萨奇塔里亚斯教授,一边吃着宵夜一边看着另一个人白得几乎透明的手腕,清楚地听到自己咽口水的声音。


    他看着盘子里几块颜色各异的烤薄饼,眼睛的颜色暗了暗。




06.


    喀戎拎着没来得及吃的早餐去上班的时候遇到了梅林,拥有一头不可思议虹色长发的青年一脸深情款款地看着好友……手上的小包,眨巴着眼睛一脸期待:“有我的份吗?”


    对方温和地笑了笑:“没有。”


    梅林一脸“你不按着剧本来我很难接话你知道吗”的表情看了喀戎一分钟,然后在对方一脸自带光环的笑容下败退,左看右看,然后很是疑惑:“你家那只黑凤凰呢?在家抱窝呐?”


    刚才还游刃有余的某人干咳一声,然后看到梅林身后一抹金色,女孩子们口中的龙王子探头探脑一脸乖孩子微笑:“早上好萨奇塔里亚斯教授……安布罗修斯教授说的凤凰是什么?”




07.


    从被好友知道开始,喀戎就知道这个梗恐怕要被梅林嘲讽到自己入土为止了。


    大概14年前,喀戎自己和梅林都大一,某天下午去附近的书店买参考书的时候遇到了打工的菲利普斯·冯·霍恩海姆·帕拉塞尔苏斯,黑发中性的学长一不小心从梯子上脚滑摔下来然后被喀戎接住的发展像极了某个动画女主爸妈的初遇,而更值得吐槽的是这家伙顺手把人掂了掂,第一句话是“同学你有好好吃饭吗?”。


    然后在梅林的喵瞪狗呆下,两人交换了姓名,好巧不巧都是迦勒底大学的,而那个时候的喀戎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把“菲利普斯”听成了“菲尼克斯”,还浑然不觉地喊了一学期。




08.


    “他第一节课有课,”喀戎回答,看了梅林一眼,“……给我住脑。”


    虹色长发的男人乐不可支笑地起来,耳垂上粉色羽毛形状的耳饰像蝴蝶翅膀一样微微颤动,在好友明显黑了一个色号的脸色下,他神态自若地伸手摸摸亚瑟的一头金毛:“喀戎的黑历史而已,小孩子不要在意这么多~”然后收回手看了看表,“亚瑟,你是不是该去上课了?你们今天第一节是高数吧?韦伯那小子可是很严格的。”


    因为被揉头,亚瑟呆毛晃晃,荡漾一把教授居然记得自己的课表后如丧考妣地飞奔离去——麻蛋!光顾着跟安布罗修斯教授说话忘记时间了!!埃尔梅罗爸爸求不要给我记迟到!!!




09.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呢。


    叼着雪茄皱着眉头板着张脸的教授看着冲进教室的亚瑟,重重地在名册上写下了“Late”。




10.


    约好中午蹭饭之后梅林开开心心跑走,喀戎继续往办公室过去,路上遇到了齐格飞。


    齐格飞是喀戎手下的王牌,虽然怎么看都不像是生命科学系这种专业的学生,不过事实上这个银发的大男生在这门科目上相当有天分,本身也愿意下功夫,自然成了数一数二的佼佼者。


    “老师早,”齐格飞跟喀戎打了个招呼,下一节正好是他的课,于是就顺路往教室过去,一路上东看西看不知道在找什么,在喀戎的询问之下,他的得意门生眨眨眼,“总是跟着您的那位黑头发的同学,今天没来?”为人师表的人生赢家一愣,“上次的论文,他指点了我一些东西,这次想谢谢他……他没跟您一起来吗?”


    喀戎觉得好像有巨大的槽可以吐,但是一时也没get到点,




11.


    不管再怎么一脸接近死了爹妈的表情看着埃尔梅罗二世,后者也依然没有在亚瑟的考勤表上把那个迟到划掉,于是金发的小王子表情仿佛真的死了爹妈。


    法律系的必修课程里面居然有高等数学,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神经病当初设计的课程,然而不管是哪个神经病设计的都和亚瑟没关系,第一节课和第二节课的休息间隙,金发碧眼的王子殿下一只手撑着额头,另一只手握着签字笔,靠在窗边作微微皱着眉,阳光洒落在他的金发上,俨然是一副会让女孩子们捂着心口倒下的明媚忧伤。


    然而亚瑟想的是中午要吃什么,他一边想着一边眼神游移地看着窗外,忽然被一抹奇异的虹色吸引了目光——安布罗修斯教授?!


    没花多少工夫就确定了午饭地点,“Snowwall”吧,今天周五,下午教职工大会安布罗修斯教授按照常理会翘掉,早上遇到了萨奇塔里亚斯教授,所以中午应该也是去“SW”吃饭才对!


    推理能力都用到这里了吗潘德拉贡同学。




12.


    相比起上午两节高数和两节法律史学连轴转的亚瑟,奥兹曼迪亚斯就幸运得多,他是金融系兼修建筑系,原本周五上午的两节微观金融学因为教授的私人原因调整到了下周二。


    所以整个周五上午,他都在自己的衣柜里翻箱倒柜,隔壁寝室的燕青过来看热闹结果被死活拉着不让走——“你不是服装设计专业的吗那就给点建议吧!!”振振有词的一个埃及人。


    燕青一脸绝望地看着某人换上另一套衣服,早就放弃了抵抗,尖尖的下巴抵在椅子靠背上:“你到底要干什么啊这么认真……是要去当伴郎吗?难道亚瑟要结婚了?没消息啊……他把安修罗布斯教授睡了?”长长的黑发垂落下来,“你都不告诉我你要干嘛,我要怎么给你建议啊?”


    这是燕青在一连串的“不合适”和“放我回寝室”之外说出的第三句话,奥兹曼迪亚斯豁然转头,看着眉清目秀却连表情都要死掉的隔壁室友,吐出铿锵有力的一个单词:“约会。”


    一瞬间燕青脑子里跳出来的不是“女生要哭死了”,而是“那位是哪路英雄好汉?!”。




13.


    上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一如既往的震耳欲聋。


    那群学生意犹未尽的表情让喀戎挺有成就感,他整理了一下教案,叮嘱几句诸如周末出门注意安全之类的老生常谈,得到学生们起哄似的“我们又不是小学生”的反驳。


    棕发的男人笑着摇摇头,这群熊孩子啊。


    喀戎抬手看了看表,11点了,他今天下午在隔壁大学还有个研究会,盘算着中午随便吃点什么的时候,看到了永远坐在第一排的齐格飞,左看右看都觉得得意门生今天有点不一样的老师在半分钟后终于发现——齐格飞,貌似今天特意收拾了一下,用那些女孩子的话来说,幸好齐格飞不知道收拾自己,如果真的收拾了那还要不要人活了?


    虽然不打算过多地关注学生的私生活,但是这样反常的行为还是有些显眼,喀戎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看着齐格飞收拾完了课桌,一边打电话一边离开了教室。




14.


    然而还没等喀戎真的去随便吃点什么,有人仿佛能掐会算的神仙一样,拿着饭盒过来了。


    不幸和这位人生赢家分享了一间办公室的其他人表示羡慕嫉妒恨。


    “菲利普斯?!”喀戎对于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人表示了极大的吃惊,放下手里的签字笔,惊讶地迎上去,“你上午不是有课吗?怎么有时间过来……”


    “区区一个客座教授而已,我又不打考勤,比不上萨奇塔里亚斯教授还是生命科学系的系主任啊,”那位得过国际医学奖的“区区一个客座教授”好脾气地笑着,将手里的饭盒放下,顺手拖了旁边没人坐的椅子,“你十二点半的时候不是还要去隔壁学校吗?反正我就早上两节有课,倒是你,知道你忙,与其去外面吃不如我给你拿过来,反正店里有梅林帮忙看着,”他说着递过叉子,“快吃,吃了我带回去洗。”


    “你真是……”看着笑得温和的那个人,喀戎真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办公室里其他人:……今天又吃狗粮拌饭,嗝,撑。




15.


    “亚瑟?”推门的时候听到惊讶多过招呼的一声,亚瑟就知道自己来对了。


    露出那种毫无破绽的笑意,亚瑟摆出乖宝宝的诚恳状看着柜台后面扎起长发的梅林,对方那款式奇异的耳饰因为空调的风而微微飘动,亚瑟不动声色地眨眨眼装乖:“好巧啊,安布罗修斯教授,今天怎么是您在店里?帕拉塞尔苏斯教授难道又翘班去送饭了吗?”


    “不然呢,还能去哪?”梅林趴在吧台上撇撇嘴,一只手把手机玩得飞起,另一只手把几乎不离身的凯西帕格鲁揉得喵喵叫,“十年了都还不腻么他们……”


    面上的表情无懈可击,但微微发红的耳朵却有些暴露内心的嫌疑,亚瑟深吸一口气,他不确定梅林是不是看到了短发下的耳朵,没有对这颇为可疑的言论发表看法,只是礼貌地笑了一笑,随后尽量镇定地便朝员工休息室过去,接但是随后,他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音。


    “甜点不能当饭吃啊——说起来我刚打算点外卖来着,”梅林冲着金发的学生扬了扬手机,一只手撑着下巴,“大学街拐角的那家店两人份有优惠,亚瑟要不要一起吃?”




16.


    燕青是个强迫症,如果不是因为贝狄威尔下课回来顺便把燕青拎寝室回去,奥兹曼迪亚斯不知道自己还会被这个认真起来的家伙绊多久——时间快到了啊!


    一米八七的高个子青年拎着自己一米七出头的室友,怎么看怎么像饲主拎着自家猫,温文尔雅样子确实像个贵族,奥兹曼迪亚斯带上平光眼镜时,用眼角余光看了看这个据说是亚瑟青梅竹马的银毛,想着都是英国佬,怎么贝狄威尔看上去就硬是比亚瑟多了股衣带当风的高人气场。


    长发几乎要垂在地上的亚洲人一撇嘴:“奥兹曼你还走不走了?不是忙着要出门的吗?”


    奥兹曼迪亚斯“哦”了声,摸出手机看了看,瞬间夺门而出——卧槽要迟到了!!!!


    贝狄威尔看着让无数女孩子少女心乱蹦的隔壁室友火烧眉毛般跑走,有些疑惑地看着燕青:“怎么忽然对他的事情这么上心了?你是这种人设吗?”


    后者无辜地眨眨猫一般的绿眼睛:“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诸如此类的?”




17.


    齐格飞站在学校门口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一头长发难得清清爽爽扎成马尾,然后理所当然地把不远处女孩们的尖叫对象理解成了不是自己的随便哪个人。


    “学长!”不远处跑来穿着白色外套的学弟一枚,整个学校都显得极为独特的肤色和眼睛暴露了身份,金色的眸子在太阳下熠熠生辉,“不好意思,跟隔壁室友多说了几句……学长?”


    “很适合,”私底下被亚瑟吐槽垂耳兔的学长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顺手拍掉奥兹曼迪亚斯肩上一小块浮灰,“难怪那些女生都这么喜欢你,”他说着笑起来,有些好奇地看着比自己小两届的学弟,“要去什么地方喝咖啡,决定好地点了吗——拉美西斯?你怎么了?”


    花了好长功夫来挑衣服的奥兹曼迪亚斯同学,被他一身黑的前辈那一身怎么看怎么像不良人士的黑衣服正中红心,也不免窃喜一下心有灵犀的程度,学长平时都穿浅色衣服,没想到穿深色居然这么合适,以及——


    学长你里面那件衬衫扣子没扣好!没扣好就算了——还在胸口挂个墨镜什么的超犯规啊!!




18.


    “真不明白运动会有什么好玩的,”橙色般长发的小姑娘不屑地撇嘴,长得阳光可爱眼睛里却一股子戾气,“谁要在大太阳下面去挥洒汗水了啊,还不如就待在舅妈……咳,待在菲利普斯叔叔这里蹭零食比较好,有WIFI有点心还有饮料,亚瑟哥和梅林叔叔看上去也很养眼,还可以撸芙芙,说什么都比看那些人傻跑傻闹的好——对不对玛修?”


    “是的……哎,前辈……”粉头发的小姑娘一边乖乖回答一边想把一块萨赫蛋糕放进嘴里,半路上被人劫走,颇有男孩作风的前辈顺手把塞进嘴里,玛修推了推眼镜,红着耳朵思考了几秒后,将手里的盘子递过去,小声道,“前辈……前辈想要的话,那就全部给前辈……”


    藤丸立香断然拒绝:“不要,”她把叉子重新塞回玛修手上,迎着可怜兮兮的眼神,无赖一般笑起来,“我觉得玛修手上的蛋糕好像比较好吃。”


    看着老老实实一瞬间红到耳根的粉发女孩,帕拉塞尔苏斯先生叹气,然后伸手,轻轻拍了拍亚瑟的肩膀:“潘德拉贡先生……梅林就在那里坐着,你为什么不去跟他说说话呢?




19.


    一踏进在这一整个片区都鼎鼎大名的书咖时奥兹曼迪亚斯就在心里大叫不好。


    那头张扬的金发显然是他的室友,白衣服黑短裙是某个凶名在外的混血小姑娘,把白色穿得理直气壮的是那个医学系万人花痴的客座教授,毛色奇特的小动物无疑属于安布罗修斯教授。


    为什么老子只是请人想喝个咖啡而已选的地方居然熟人扎堆……


    因为这是附近最有名的一家店呀拉美西斯同学,扔星星ヾ(✿゚▽゚)ノ~☆




20.


    “欢迎光临——奥兹曼?!”精神十足的声音在认出自己同学的时候一瞬间拔高三度,惊吓大过惊讶,而等到看到他身后跟着的齐格飞,亚瑟的下巴已经快掉地上了。


    没来得及吐出什么惊人言语比如“你真的把人骗来约会了?!”,亚瑟就被他的好哥们儿兼室友一把拖到旁边,咬牙切齿:“给我忍住你的吐槽!要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事情——”他深吸一口气,忽然狞笑,“我就把你的推特账号卖给她们班那个,”说着指了指那边的藤丸立香和玛修·基列莱特,“一直在蹲你的白裙子的女生,姓什么来着?沙条?”


    亚瑟·潘德拉贡,受到了十万点惊吓,战战兢兢地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当灯泡,眼睁睁看着室友拍了拍身上那些并不存在的灰尘跟齐格飞说话去了。


    见色忘义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太阳王子!亚瑟腹诽,然后一转头对上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梅林抱着凯西好奇地看着自己:“那个白裙子的女生,长得可爱吗?”




21.


    ……妈耶天要亡我!!!




22.


    学弟带着学长在靠窗的椅子上坐下,前者推了推装饰性的眼镜,将面前的印刷品推过来。


    “学长要点些什么?”脱离了变声期的沙哑之后,青年几乎带着电流的磁性嗓音能让大部分女生纷纷捂着心口晕倒,他似乎是在用胸腔而并非声带说话,好像每一声都带着气流的共鸣,奥兹曼迪亚斯笑着向齐格飞伸出手去,做了个接近于邀请的手势,“请随意一些,不用在意价格,毕竟我从入学开始就受学长关照,这次我请客就好。”


    奈何这发散的荷尔蒙实在没什么用处,像齐格飞这样自律过头的人除了教室和实验室之外大概连食堂都不怎么去,拿着装帧和印刷一样精美的菜单,看着那些图片手足无措的愣了几秒,然后小心地将菜单推了回去:“嗯……和你点一样的东西好了,真是抱歉,我对这种地方不太熟悉……”他说着,抿了抿唇坚定道,“至于付账的话……还是自己来吧,怎么好让你请客。”


    奥兹曼迪亚斯愣了愣,然后伸手捏了捏眉心:……学长你不要对我特攻啊,我没特防的……委屈巴巴。




23.


    “怎么觉得奥兹曼哥今天缺根筋啊?”藤丸立香张嘴咬掉玛修递过来的一小块蛋糕,嚼了嚼咽下去,她眯起眼睛,“这个大哥是谁?看上去……也缺根筋的样子,吃画风?”


    梅林撸着猫暂代店长的位置,努努嘴:“没见过齐格飞?你舅舅手下的王牌,迦勒底大学各种意义上的风云人物……嗯,听亚瑟说你奥兹曼哥喜欢他,在喜欢的人面前被吃画风很正常,”凯西帕格鲁一边喵喵叫着一边嫌弃地露出小肚皮,而梅林看清楚亚瑟端过去的托盘时,脸上瞬间露出了更嫌弃的表情,“啧,‘Sagittarius’套餐……”


    藤丸立香挑眉:“别说……还真没听说过,我才高中啊,梅林叔叔。”


    梅林却连吐槽的力气都没了,一杯焦糖卡布奇诺,一块标准份的黑森林和一块纯芝士蛋糕,取名“Sagittarius”,相当梦幻的名字却让虹色长发的历史学教授觉得自己被隔空喂了一吨狗粮——妈的,整个店里那么多套餐点心,依照老板的喜好用各种天文和神秘学名字代称,然而真正用以黄道名字代称的就只有“Sagittarius”【射手座】和“Scorpius”【天蝎座】——


    ……妈的菲利普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天蝎座喀戎那家伙是射手座啊!结婚好几年了你们有完没完!!




24.


    齐格飞显然家教极好,吃东西的动作带着些与生俱来的贵族风范——然后奥兹曼迪亚斯发现他好像总往柜台那边看,但是除了坐在那边调戏玛修的藤丸立香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吧?


    “那个,拉美西斯,”齐格飞忽然出声叫他,后者火速回头差点扭了脖子,学长忍俊不禁地勾着嘴角,还是伸手指了指嘴角,“这里,沾上了。”


    近距离看到这样的微笑,不小心又挨了暴击的学弟有点恍惚地伸手摸摸脸:“……啊?”


    “算了,我来吧,”零零碎碎认识了也有不短的时间,虽然偌大的校园错开的课表让他们见面的机会少得可怜,但齐格飞还是觉得这样的奥兹曼迪亚斯和传闻里的人并不太像,女孩子们眼中大概没见过他这样的表情吧?他伸手过去,用手指擦掉棕色的皮肤上一块显眼的白色奶油,然后在纸巾上擦干净,笑道,“拉美西斯也有很孩子气的一面啊。”


    奥斯曼迪亚斯:“……!!!!!”


    和梅林一起趴在柜台上的亚瑟:“……啧,眼睛疼……”一转头看到玛修红着脸被她家学姐抓着手咬掉了叉子上带着牙印的蛋糕,有点心塞地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想死过。




25.


    奥兹曼迪亚斯终于弄清齐格飞在看谁了——他居然在看柜台那边的帕拉塞尔苏斯。


    一瞬间太阳王子内心警铃大作,然而还不等他开口说些什么,反倒是齐格飞先开了口:“拉美西斯和这家店里的人很熟吗?”


    后者一愣:“……算……吧?”打工的是他室友,蹭饭的是他直系学妹,撸猫的是他室友的暗恋对象,店主是选修课教授他……呃,老婆。


    “啊,那太好了,能不能请你帮个忙呢?”齐格飞显然挺开心,指了指在柜台里擦杯子的黑发男人,“上次的论文有些难度,帕拉塞尔苏斯先生帮了我很大的忙,我很想找个机会谢谢他……还有,顺便提醒他一下,虽然喀戎老师脾气很好,但是出勤率太低、平时分不高的话,期末会很麻烦的。”


    奥斯曼迪亚斯真的傻眼了,他盯齐格飞好半天擦挤出一句话来:“……学长……认识他?”


    齐格飞不怎么犹豫地点头:“认识啊,他跟喀戎老师关系很好,上次还帮了我……不过,不知道他到底是哪个系的,想跟他说声谢谢都很费劲。”




26.


    就在亚瑟磨磨蹭蹭接过托盘要给梅林送过去的时候,挂在门口的风铃响了一声。


    梅林快把怀里小不点撸睡着时抬头看向声源,穿着黑西服的棕发男人夹着公文包撩开门帘,他嘿嘿笑起来,放开声音朝着吧台叫了一声:“菲利普斯亲爱的——你家半人马回来了~”


    “你不是还在开会吗?”从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很快到了门口,穿得像维多利亚时代英国管家的男人长发挽在脑后,一脸惊讶,他用白色的毛巾擦了擦手后从柜台后面绕出来,伸手接过对方手里的公文包,“我还以为你再早都要五点才回来……居然这么早?”


    后者笑得一脸敦厚温和,英俊的面孔加分很不少:“五点?按照他们的逻辑,应该吧,不过我实在不想和那些人分享太多时间……就算只有一个周五下午。”


    他说着,握着书咖店店长的手,在那只手背上轻轻吻了一下,眼中是不可错认的温柔。




27.


    “……舅舅你考虑过这里还有别人没有?还是两个真正的未·成·年,要不要看身份证?”


    即使咬牙切齿也格外清亮的少女声音属于藤丸立香,橙发的少女以非常流氓的姿势一只手抱着学妹的腰,另一只手指着那边秀恩爱的两个大人做义愤填膺状,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表现得和那位人高马大的大学教授没什么两样。


    而粉色头发的学妹则整个人都要熟透了,面红耳赤地被学姐搂在怀里,背对着门口又正对着柜台,个子娇小的女孩红着脸缩着肩,紧张得手双手不知道是该合拢还是张开,甚至不知道应不应该搭在藤丸立香的肩上。玛修和趴在柜台上的亚瑟大眼瞪小眼半晌,后者怜悯地看着她,伸手摸摸头:“……前路艰难啊,基列莱特小朋友。”


    “亚瑟哥,不要随便摸女孩子的头。”藤丸立香用眼角余光阴森森看着金发的王子殿下。


    “好啦小立香,不要这么凶,”梅林笑着走过来,顺手摸摸亚瑟的头当做安慰,“你舅舅已经很在乎你了……”他耸耸肩,“要不是因为考虑到你和基列莱特,他估计直接啃上去了。”




28.


    “没错,结了婚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作为知情人之一,梅林·安修罗布斯教授如是说。




29.


    有什么事情能比你把一个成年人错认成了同学更尴尬吗?有,那个人是你教授的法定配偶。


    齐格飞保持着难得一见的目瞪口呆直到奥兹曼迪亚斯出声叫他,后者的纠结程度并不比被吓到的学长多少,要承认自己抱着某些不纯洁的心思并没有多困难,但鉴于某人的迟钝和受欢迎却依然单身的程度,但奥兹曼迪亚斯本人可打算的是温水煮青蛙的……


    银发青年看上去似乎惊得不轻,一时间保持着机械动作往咖啡里加方糖,等回过神之后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皱着脸把杯子放下,看着一脸轻松地着逗藤丸立香的喀戎和看着他们摇头的黑发店长,然后转头看着和自己隔着桌子面对面的学弟:“拉美西斯先生……教授他们?”


    ……这要怎么回答啊?双系兼修的高材生头一次觉得自己不是表达能力有问题就是思维能力有问题,奥兹曼迪亚斯咬咬牙:“是……呃,法定配偶,学校里人人都知道……不是,大概除了学长你……”他清楚地看到对方一脸OYO的兔子表情,脑子一抽问,“学长觉得他们怎么样?”




30.


    抱着近乎引颈受戮的觉悟问出这句话,奥斯曼迪亚斯原本没希望能得到回答,而数秒之后,出乎意料地,他听见被自己问到这个问题的那个人轻轻地“哎”了一声。


    “看上去很般配啊……教授和这位黑头发的先生。”回过神来的生物科学系王牌眨眨眼。


    意料之外的答案,年纪小些的那个满脸懵逼:“……学长不觉得奇怪吗?”


    “嗯……我看上去像是很迂腐或者很古板的人吗……?虽然不怎么会用智能机……”齐格飞愣了愣,笑,“结婚这件事情,难道不是双方有‘爱情’就好?和性别什么的……没关系吧?”


    约人出来的那个用力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刚才一瞬间好像产生幻觉了——要不然为什么会听到胖手胖脚的小天使围着齐格飞扑腾着翅膀吹喇叭,还在撒花花。




31.


    SnowWall是那种非常标准的两层建筑,二楼顶上还有一间小小的阁楼,喀戎换了衣服后回到了前厅,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马甲,怎么看怎么新鲜。


    “……虽然是经常听到没错,但还真是第一次看到啊,学长虽然是萨奇塔里亚斯教授班上的的学生,不过应该也是第一次看到吧?毕竟平时教授在学校里都是穿西装的,”奥兹曼迪亚斯一只手撑着下巴,有点后悔自己戴的是平光镜不是墨镜,“……这里真的有小孩子好吗,虽然立香那小丫头看着也……教授,怎么看上去画风这么不对呢?”


    看着平时一丝不苟拿着教案和教具的大教授稳稳端着一个大烤盘从后面出来,烘焙食物香甜的味道和平易近人的微笑,虽然总觉得会秒杀一大片女性顾客。


    “奥兹曼哥要不要点一份?”藤丸立香连哄带骗地抢走了玛修盘子里三分之一的蛋糕,又瞄上了喀戎手里的盘子,假惺惺地做个推荐,“舅舅做的流心牛角包很好吃的,情侣必点哦。”


    还没等王子殿下开口,先张口的居然是齐格飞:“那就来两份?”他说着转头看了看对面的学弟,眉眼弯弯地一笑,“我自作主张了,拉美西斯不会介意吧?”




32.


    亚瑟和梅林冷眼瞅着那边摇头如拨浪鼓的奥兹曼迪亚斯,心知肚明地内心吐槽——得了吧,你点的单,他会介意才有鬼了。




33.


    “这两个孩子来这是干什么的?”喀戎站在柜台后面,一只手搭在帕拉塞尔苏斯肩上,再自然不过地把垂下的鬓发重新挽回耳后,“拉美西斯就算了,齐格飞不像会来喝咖啡的人啊。”


    帕拉塞尔苏斯正在记账,闻言看了一眼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的生命科学系教授,有些苦恼地咬了咬唇——这个人以前还在读书的时候明明迟钝得要死,自己明里暗里的暗示都能完全回避,怎么结了婚之后就能这么一本正经完全不在乎路人地做这种事情了?还是说,就因为迟钝,所以根本是觉得自己做的这些事情再正常不过了?


    叹了口气,伸手把喀戎肩上的皱褶抚平,压低声音:“听潘德拉贡先生说,拉美西斯这次破罐子破摔想要追人……齐格飞之前好像完全意识不到这位学弟在追自己——”他忽然有些恶趣味地笑了笑,“怎么,你的学生都和你一个德行?要么迟钝,要么就去追一些不可能的人……”


    想起几年前毕业现在已经工作,据说是对某位女性上司有好感的前学生,喀戎一脸心塞:“我以我爸【克罗诺斯】的名义发誓……我真的没有教过阿喀琉斯去追有夫之妇……”




34.


    来迦勒底大学接近两年的时间,奥兹曼迪亚斯觉得不会再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憋屈了。


    店里人不多,除了几个明显是来打发时间的人没注意到这边之外就只剩下熟人了,然而让他觉得憋屈的就是这几个熟人——某两位已经正大光明结婚的自然不说,亚瑟虽然还没有和梅林挑明但大概也真的就差挑明了,藤丸立香大概只要一表白玛修就会自己乖乖躺下,相比起自己……


    面前这只兔子是真可爱,耷拉着耳朵啃面包的时候尾巴还一动一动的……就是脑子少根筋。


    好吧,他刚才知道了齐格飞并不介意这种同性之间的感情,可是也没有让他放心——很多人都是这样,只要事情不发生在自己头上就可以完全事不关己,但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


    QAQ……太阳王子实在不敢再想,怂到露出颜文字。




35.


    没什么事情要做的几个人都站在柜台旁边,不知道是在聊天还是在干点别的。


    “……我好想给他们饮料里放吐真剂啊,”梅林看着那边好像真的就是在喝咖啡的两个人一脸绝望,他已经从亚瑟那里听说了奥兹曼迪亚斯想干什么,可进展程度看得人各种捉急。


    “教授,你什么时候姓了斯莱特林院长的娘家姓氏……不要随便更改世界线啊……”亚瑟有气无力地吐槽,这个人虽然很多时候都在恶趣味,但他从来都是乐于看到大团圆结局的人。


    帕拉塞尔苏斯则秉着一贯的悲天悯人态度,看着默默用点心叉戳着盘子里的牛角包的奥兹曼迪亚斯:“……虽然拉美西斯肯定不愿意我这么说,但是总觉得有点可怜啊……”看了看完全在享受茶点的齐格飞,又看了看一脸担心站在自己身边的喀戎……总觉得那个埃及的小帅哥很像当年的自己,这么一想更可怜了。


    藤丸立香看不下去了,对于女孩子来说过于英气的眉毛一挑:“奥兹曼哥——不好意思,过来一下可以吗!”




36.


    齐格飞有些好奇那边凑在一起的人到底在说些什么,更好奇他们把奥兹曼迪亚斯叫过去是要做什么,不过家教问题,既然没人叫他,他就不会去对别人的隐私多说什么。


    那边的几个人尽力将声音压下去,但有些时候还是能看到几个年纪小的孩子跳脚的样子,亚瑟脸上的表情不知道该是说落井下石还是在鼓励,梅林抱着凯西帕格鲁一边撸猫一边看戏,藤丸立香是真的在跳脚,而她身边的玛修完全状况外的表情,喀戎搂着帕拉塞尔苏斯的肩膀偶尔插一句嘴,然后后者忽然踮起脚尖在前者的脸上亲了一口,摇摇头说了什么。


    银发的青年心里一跳,有些尴尬地低下头去,端起面前杯子喝一口——味道好像有些不对,等他看清楚的时候,更尴尬了,被自己喝了一口的那杯,是奥兹曼迪亚斯后来点的长岛冰茶,也是这家店里唯一提供的含酒精的饮品。


    这个时候,奥兹曼迪亚斯送柜台那边走回来了,不知道为什么,表情严肃得像是要去赴刑。




37.


    “齐格飞学长,”奥兹曼迪亚斯一脸正色,微微有些沙哑而又自带电流的声音从深色皮肤的青年嘴里吐出,带着某种不可抗拒的意味,“请听我说。”


    齐格飞吸了吸鼻子,心里有些尴尬地希望对方没有发现自己不小心偷喝了他的饮料。


    然后奥兹曼迪亚斯的双手越过不大的桌子,因为高度问题而有些居高临下——“虽然这么说实在很唐突,但是——请和我交往!”


    聚在柜台那边小声BB出谋划策客串指挥部的众人闻言,不由得动作一致地齐刷刷捂脸——天了噜这货……这货咋这么能呢?都跟你说了不要这么直接啊……


    亚瑟捂脸捂到一半忽然抬头,说起来,好像之前这货约齐格飞出来的时候,就是直接说的?




38.


    然后他们听见,齐格飞几乎在下一秒就用正经得不能更正经的声音回答:“好的呀。”


    其他人:……


    其他人:嗯?????


    ……这事的情发展怎么有点玄幻了啊?!




39.


    不只是他们,就连奥兹曼迪亚斯自己都因为这太过顺利的发展而有点放空,回过神来只听到齐格飞继续一脸垂耳兔地吸了吸鼻子,很认真地看着自己说话。


    “嗯……我之前从来没有和人谈过恋爱,也没有和人交往的经历,所以对这方面的事情可能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虽然你比我小,但是既然是你提出的,那么在交往的时候就请你多担待了……”没听到对方有所回应,齐格飞疑惑地眨眨眼,伸手在奥兹曼迪亚斯面前晃晃,“对不起,拉美西斯?你还好吗?”


    放空了将近一分钟的王子殿下终于回过神来:“不是……学长你答应得太快了啊?!”


    垂耳兔动动耳朵:“UOYOU……哎?啊,那对不起……?”


    我的学长……不对,我的新晋恋人老跟我无意识卖萌怎么办,不怎么急,你们爱答不答,我就是来秀的。




40.


    “那么,请多指教了,学长……不,齐格飞。”


    “嗯,也请你多担待啊,拉美西斯。”


    “学长,不觉得这种时候应该叫我名字吗?”


    “那、那就……奥……奥兹曼迪亚斯——”






柜台那边凑一起的其他人:


亚瑟:……感情奥兹曼看上的那只兔子根本就只吃直球啊!!!!!!!!【再多感叹号都表达不出的复杂内心】


梅林:好了亚瑟不要干扰到别人,凯西给你抱抱?【摸呆毛安抚】另说这小垂耳兔真是各种意义上的很厉害啊【惊叹】


亚瑟:【被安抚,埋肚子】哦……


师娘:【扶额】……喀戎,你的学生真的都和你很像呢……【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笑起来】


老师:咳,哪有……!当年我是主动告白的!


梅林:是啊是啊,当年某人可是主动告白+求婚一气呵成来着~【看戏脸】


咕哒子:奥兹曼哥忽然HE真是吓着我了【棒读,回头】对了玛修,我忽然想起——


学妹:如果是……是前辈的话!


咕哒子:……???


远处的拉二:【活蹦乱跳中